分手在那个秋天

栏目:爱情故事时间:2018-02-05 16:19人气:返回首页

  我和枫是在枫叶飘落的季节,也就是秋天认识的。

  一天,我在榕树下帮老爸收拾自行车零件,突然背后一个中性的男音传入耳中,“小妹妹,请问这附近有修自行车的吗?”

  我转身看是哪个家伙这么没礼貌叫今年十八岁的我作小妹妹,原来是一个穿运动装的少年,看似高中生。我白了他一眼,“你文盲啊?”我瞥了一眼放在树干的写着“修理自行车”的招牌,亏他还是高中生,连这几个这么简单的字都不认识,真不知道他这十多年是怎么学习的,浪费老师的精力。“还有,我必须澄清一下,我十八岁了,不是小妹妹。”

  他随着我的视线也看见那个招牌,“哦,不好意思,请恕在下孤陋寡闻,看不懂这是何种字体;还有,我的岁数比妳大,所以叫妳小妹妹并没有错。”

  我的脑袋一进转不过弯,不理解他前一句话是啥意思,琢磨一番终于领悟出他的言外之意:写字太潦草。这家伙还真会拐个弯来骂人耶,我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……”

  他嘻皮笑脸地说:“恭喜妳终于相通了,其实妳也不笨嘛,孺子可教也。”然后迳自推着他那辆破赛车走向老爸,“大叔,帮我补一下轮胎可以吗?”

  “好,小伙子,我帮你看看。”老爸搁下手上的工作帮他检查。

  我注视着建仓招牌,“修理自行车”这几个字写得歪七斜八的,像鸡爪子似的,不认真还真看不出来耶,这都怪老爸啦,当初我说替他写,他非得要自己写,还说什么自己开的店凡事都要亲力亲为。这不,现在让人给笑话了吧。一想到他那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,我就怒火中烧;非得要报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,灭灭他的威风。我上前去拽掉老爸手中的工具,劝道:“老爸,不要帮他修了啦,他笑你写字难看。”我瞪了那个家伙一眼。

  “欣欣,不许无礼,人家好歹也是个顾客,妳忘了我们行商的服务宗旨——顾客至上么?”老爸的话我从来都不敢忤逆,没想到连老爸这个当事人都偏帮这个可恶的家伙,气死我也。

  那个可恶的家伙又发表了,“妳叫欣欣?”

  “怎么样,好听吧?”‘欣欣’这个名字我一直引以为傲,没想到只有小学程度的老爸还能替我取了这么一个美名。

  “好听,而且还很像。”他“扑哧”地一声笑了。